爬墙rps了,以前的双黑文在@你们的鲟

阴晴圆圆圆圆缺

上次我也是早上赶车,六点多在南三门打不到车,整个人一筹莫展……非常茫然的时候,突然冒出来一个出租车停在我面前,副驾窗口探出一个脑袋:有去西站的吗


我当即拎着行李箱一屁股坐上车:我我我我我我


上了车才后知后觉这样很可能就直接被卖了!我立即警觉:去西站多少钱?


学长挥挥手说不要你的钱,我当时心想完了,这下我要被卖去山区生小孩了


但实际非常神奇,好像什么鹤的报恩之类的寓言故事一样,我就无端被拯救于水火之中了……我们一路顺畅去了西站,聊了几句发现这是一个研究生学长,从南二门来,非常感慨:“这个点就是打不到车哎!”


到站之前堵了,堵的还有点厉害,我们就纷纷从后备箱托起行李跑...

小电驴、自行车、奔驰和秋天的风

是日记,这两天的神奇经历,随便写1写


我校花大价钱翻新了校区内目所能及的所有卫生间,成果斐然,大理石洗手台连带着上面的灯光都很有质感,非常适合自拍。前天我自习完对着镜子补妆,补完对镜自怜半分钟后情不自禁掏出手机咔咔自拍,拍完无处可发,随手发了个ins,出于某种恶趣味加了个学校的定位。

次日下午spp评论我:有机化学和烟和打火机

说的是我手上拿着的东西,我完全没注意把烟盒也拍进去了。当天晚上我试图在ins上刷出某秃头男星近日影视宣传,收到一条私信:Aloha,同学你好,x栋可以借个火咩,我万宝路丢单位了。这搭讪太神经病了,但ins是会标已读的,我不太好意思装瞎……我就回复说,好啊。...

我和小彭

20号了我仍然没去看碟中谍6,有点惆怅,回忆起一些傻屌往事


大约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三个月没来例假,鉴于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性生活,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保险不保险的问题……我整个高三例假都很混乱,自己也没怎么上心,想着要去北京念书了,天高皇帝远爸妈也管不着了,还是去检查一下吧。

小梅当时去北京军训了,我有点恐慌,但是找不到人诉说,思考良久后我找到小彭:我三个月没来例假了……

小彭说卧槽,你要不要买个验孕棒检查一下?

我赶紧堵上他的嘴:我还没有开过房。

小彭可能脑子堵了:检查一下保险一点吧。

我脑子可能也堵了,就真的在楼下买了个验孕棒上来。我拆开盒子,宝蓝色的内包装上花体英文排列整齐,非...

我今天上一个购物网站打算买AirPods,然后发现很久没登陆过了,验证问题层层叠叠,最后要我输入一个历史收货人



我先填了我自己的名字,跳出来消息说我没给自己在这个网站上买过东西。我犹豫了一下,输入了小梅的名字,进去了,进去之后我看了一下历史订单,看到了去年给他买的一个鼠标



其实也没有太伤心,看到那个公寓我脑子里还想起来了很多事情……清华的公寓底下密密麻麻的自行车,傍晚的时候没有灯,我们就在楼底下悄悄接吻。冬天北风很大,我和他一起在操场上散步,我的手很冷,他的手比我的更冷。那个时候我好像和他说,我有个室友,特别厉害,在寝室里用小锅给我们做重庆小面,辣椒面撒得很多,我们...

质问箱!

这个号最近终于有了一些产出……最近可能也会持续写一些jb人和别的游戏相关,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日记,总之

大家来找我聊天8


感觉太太的文章一直都有种浑然天成的灵气,想问下太太平时都看什么书呢?写文多久啦~ 谢谢太太,爱你么么哒~(^з^)-☆

很羞愧的是我并不是一个爱看书的人……最近在看的书有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和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,前者的灵气真的溢出来了,后者描写孤独的状态也很妙

第一篇同人是初二写的,现在还保存在博客里(。往事真的很不堪回首


九十九瓶灵魂药水售价:一颗真心

随手摸个鱼,🍋🍊和莱姆的一个可爱大三角

天亮的时候莱姆从冠军联赛回来,果冻辫子里揉了一些脏脏的蓝色,像打翻了一些墨水在里面。她眼睛都快累得睁不开了,一万个绿色水滴在她眼前和膨胀的透明塑料球一起颠簸,眼皮一直跳,好像记分牌上一路狂飙的积分。
海盗跟在她后面,半个灵魂从身子里不受控制地飘出来,看起来就有些回光返照的意味。两个人也不讲话,气氛古怪到可以上演一些西洋灵异戏码的时候莱姆皱着眼睛回头:“你下次跑上来的时候不要踩我的辫子。”

她老是喜欢皱着眼睛,翠绿的眼眸带着少女脾气古怪精灵,和面庞上那几颗星星斑点一样可爱。前几日柳橙终于攒够一些彩虹方块,给她换一身新衣裳。衣服是很普通的白色印花长衫和牛仔短裤...

活过8月有什么奖励吗

噩梦一样的8月终于结束了,系统性悼念一下

今年七月我进行了一些暑期实习,内容大约是在北京周边的垃圾填埋场和转运站里暴晒,并且每天要手抄五千字报告。抄到第五根笔没水的时候我妈给我打电话:你要我给你把单反带回去吗

我说好,结果她第二天又给我打电话,说你爸要你自己来广州拿。

他们两个出于一些很常见的原因(家暴,感情不和)分居两地,至今约莫十年,关系好得有如普通同事,两个人分工合理:一个赚钱,一个带孩子,带到今天带出了一个抑郁症,剩下两个还没成年。人在见不到彼此的时候可能就会产生一些迷迷朦朦的滤镜,原理类似雾里看花,我大约一年半没和我爸见面,此刻又听我妈讲,说哎呀,你端午节不是说要来看他又没来吗,他现在还在...

当代社交网络能给人留条底裤吗

虽然你和我讲你不会再来看我的lft了,出于今天的意外发现我还是接着来写一些东西

昨天我痛经痛到昏厥,中午上完课回来从一点直接昏到晚上9点,其间发生了很多神奇事情,比如北京下了场大暴雨,又比如室友a呼朋引伴要在寝室里搭桌子打麻将。我那会儿尚且处于一个半昏迷状态,挣扎着心平气和地讲:能让我睡会儿吗,我实在不太舒服,室友a闻言把麻将桌子搭在了走廊上。

我睡得很不安稳,每次醒来都抬起手机看,睡觉的时候仿佛全世界都在找我,10086条社交软件的新消息等我回看。

之前提到过,我说崩溃的时候给小梅抠个1,他答应我会回我一个1,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不回复我了,但我会在动态的访客记录里看到他凌晨四点扒拉...

love is a dog from hell

我今天刷微博,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,爱是地狱冥犬。博主说是在豆瓣上看到的一句诗,我百度了一下,结果是一个书名(亚马逊电子书书库里果然没有),前两条分别是豆瓣读书和百度百科

第三条是:爱是地狱冥犬,一个分隔号,你写的都是垃圾

第四条是,爱是地狱冥犬:如何挑选一本非同寻常的马桶读物

我惊呆了,下意识点进去看,然后看到了这个

well



-

刚刚顺手谷歌了一下,怎么说,正常多了


© 喵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